<dl id="z5ubm"><ins id="z5ubm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ol id="z5ubm"></ol></div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5ubm"><menu id="z5ubm"></menu></menuitem>
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span id="z5ubm"></span></div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5ubm"><meter id="z5ubm"><video id="z5ubm"></video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tr id="z5ubm"></tr></div><dl id="z5ubm"><menu id="z5ub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<sup id="z5ubm"><meter id="z5ubm"><form id="z5ubm"></form></meter></sup>

          笔趣阁 > 惊雷 >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专家消息

        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专家消息

            韩宸的交代,其实对余惊鹊来说,和没有交代一样。

            因为韩宸说的话,余惊鹊之前就知道。

            不过余惊鹊还是从韩宸这里打听了一下,看看军统这里的情况,其实和季攸宁说的差不多。

            面对这个问题,大家都很气愤,能做的却不多。

            余惊鹊每天在特务科,扮演自己的角色,因为蔡望津的低调,组织和军统这里都不会有太多危险。

            或者说危险不是来自于特务科了,而是从别的地方而来,但是从别的地方而来,余惊鹊就帮不上忙了。

           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余惊鹊要是冰城的所有情报,都能得到的话,他就不是人,是神了。

            今天坐在蔡望津的办公室里面,余惊鹊和蔡望津聊天。

            这?#38382;?#38388;,蔡望津低调,不过外面发生的事情,还是要了解一下的。

            余惊鹊?#27809;?#25253;的?#23478;?#32463;汇报完了。

            蔡望津?#23454;潰骸?#26085;本人没有盯着我?#21069;桑俊?br/>
            面对蔡望津的问题,余惊鹊知道他是担心日本人嘴上说一套,背地里面做一套。

            毕竟羽生次郎说这件事情过去了,可是你怎么知道羽生次郎,有没有派人盯着你?

            “科长,这日本人没事干盯着我们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没发现什么异常。”余惊鹊不理解的说道。

            蔡望津显然是没有打算解释这个问题,说道:“让手下的人都收敛点。”

            现在的蔡望津,还是低调行事,这?#38382;?#38388;不要说立功了,只要不犯错就行了。

            之?#20843;?#32473;蔡望津消息的人,蔡望津根本就没有联?#25285;?#20182;知道这个人?#32479;?#26469;上一个消息之后,一定已经被敌人给解决了。

            敌人留着他,就是等个机会,现在利用过了,还留着干什么?

            蔡望津没有派?#35828;?#26597;,因为不想多此一举。

            至于这?#38382;?#38388;,消息是有的,只是蔡望津都按兵不动。

            “是科长,?#19968;?#35753;下面的警员都收敛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只是听警员说,上一次在附近看到了剑持拓海。”余惊鹊说道。

            这剑持拓海在城外执行任务,不过偶尔是可以回来休整一下的,但是你?#30340;?#22909;不容易休整一天,或半天的。

            你不去家里陪陪莲见久子和孩子,你跑特务科附近转悠什么?

            听到这个消息,蔡望津明白剑持拓海的心思,还是盯着他们不放。

            剑持拓海心里也明白,这一次的机会如果利用好了,蔡望津和余惊鹊就完蛋了。

            被剑持拓海这样的人盯着,还是因为这件事情,蔡望津心里也发毛。

            蔡望津心里甚至都开始想,能不能在城外给剑持拓海捅个娄子出来,让日本人去怪罪剑持拓海?

            思来想去,蔡望津放弃了自己这个想法,因为牵扯太大,他不想冒险。

            蔡望津虽然是一个大胆的人,只是同样心细,这种情况下,心态一定要放好。

            不输就是赢。

            你只能有这样的心态,才能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“科里调查的怎么样?”蔡望津又?#23454;饋?br/>
            之前孔晨的事情出了之后,剑持拓海就来介入调查,没有调查到东西。

            可是蔡望津心里也觉得特务科会不会有问题?

            事关重大,他不得不小心。

            只是他问的人就不对,你问的就是一个有问题的人,你觉得你能得到什么样的回答?

            余惊鹊皱着眉头说道:“调查了很多遍,警员都没有问题,我看如果有问题,也是厅里的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件事情还是科长您和厅长说吧。”

            这种事情,余惊鹊确实不好说。

            厅里的问题?

            蔡望津心里疑惑。

            孔晨的事情,明显是和平房区的事情有关系。

            厅里的人如果是敌人的卧底,那么他凭什?#21019;?#21381;里知道这件事情?

            厅里的人是不知道的,蔡望津还?#21069;?#26432;剑持拓海才知道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思来想去,蔡望津认为,如果真的是厅里走漏了风声,那么一定是厅长身边的人。

            毕竟这件事情,蔡望津可以从剑持拓海的所作所为之中猜出来,就是因为蔡望津之前就听到了风言风语。

            那么同样能听到风言风语的位置,就是厅长了。

            要不要调查一下?

            如果能将这个人?#39029;?#26469;,日本人应?#27809;?#24456;开心。

            蔡望津说道:“?#19968;?#21644;厅长说的,之后你也负责调查一下厅里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听到蔡望津的话,余惊鹊知道蔡望津低调不想惹麻?#24120;?#20294;是同样想要抓到厅里的卧底,这样在日本人面前是大功一件。

            而且日本人审讯这个卧底,可以知道敌人现在究竟掌握了多少东西,日本人自然会满意。

            厅里是没有卧底的,余惊鹊也不怕调查,立马点头说道:“只要科长帮我给厅长打招呼,给我行个方便,一定可以调查到一个头绪。”

            “话先不要说的这么满。”蔡望津觉得余惊鹊不着急说大话。

            “下午你跟我过去一趟。”蔡望津说道。

            “是科长。”说完,余惊鹊就从蔡望津的办公室离开。

            ?#40522;?#19979;午的时候,蔡望津就带着余惊鹊过去,找到了厅长。

            对于抓捕反满抗日分子的卧底,厅长自然是支持和认同的,也答应了蔡望津的条件,给余惊鹊行了方便。

            这些都很顺利,之后余惊鹊就开始调查厅里的情况。

            厅里其实调查起来,?#34892;?#22256;难。

            不过厅长都行方便了,谁也不敢不给行方便。

            余惊鹊就开始在厅里胡乱调查。

            和韩宸见面的机会反而是多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坐在韩宸的办公室里面,余惊鹊说道:?#20843;?#20204;让我调查警察厅,你有没有看不顺眼的人,要不要帮你除掉?”

            余惊鹊笑着说这句话,韩宸瞪了余惊鹊一眼。

            虽然这是一个除掉异己的?#27809;?#20250;,不过这种时候,谁也不想节外生枝。

            “专家有消息了。”韩宸对余惊鹊说道。

            “专家的消息?”余惊鹊坐直身子,也不开玩笑了,专家的消息,组织这里还没有呢。

            韩宸低声说道:“这个专家,是日本方面非常有名的医学方面的专家。”

            “医学方面?”

            “我看是细菌实验方面吧。”余惊鹊不屑的说道。

            “有区别吗?”韩宸说道。

            之前是医学方面,可是慢慢就跑偏了,跑到了细菌方面。

            而?#24050;?#31350;细菌也不一定是坏的,?#34892;?#26159;为了预防疾病,可是日本人不是,他们是要利用细菌,发动战争。

            “这个日本人叫做桑原茂吉,日军非常看重,在细菌实验上面,取得过非常大的成就。”韩宸说道。

            听到韩宸的话,余惊鹊气不打一处来,说道:“非常大的成就?”

            “还不知道用了多少中国人来做实验,活体实验……”
          陕西福彩?快乐十分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z5ubm"><ins id="z5ubm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ol id="z5ubm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5ubm"><menu id="z5ubm"></menu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span id="z5ubm"></span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5ubm"><meter id="z5ubm"><video id="z5ubm"></video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tr id="z5ubm"></tr></div><dl id="z5ubm"><menu id="z5ub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z5ubm"><meter id="z5ubm"><form id="z5ubm"></form></meter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z5ubm"><ins id="z5ubm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ol id="z5ubm"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5ubm"><menu id="z5ubm"></menu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span id="z5ubm"></span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z5ubm"><meter id="z5ubm"><video id="z5ubm"></video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z5ubm"><tr id="z5ubm"></tr></div><dl id="z5ubm"><menu id="z5ubm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z5ubm"><meter id="z5ubm"><form id="z5ubm"></form></meter></sup>